www.883002.com
当前位置:主页 > www.883002.com >
美元体系的黄昏
发布日期:2021-09-24 08:56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自二战以后,美元一统国际货币体系的江湖,奠定了经济全球化的基础。70多年中,美国巩固了美元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绝对主导地位,并获得无与伦比的利益和超级特权。但随着美国肆意把美元霸权作为制裁对手、霸凌盟友和推行单边主义的政治工具,美元霸权也日益成为扰乱全球经贸秩序的顽疾。

  而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多次放任使用量化宽松作为挽救本国经济、金融危机的手段,特别是2020年美国疫情危机以来,美联储开启史无前例的美元大放水。这种不负责任、以邻为壑的行为,不仅损害世界各国利益,严重影响国际市场和金融稳定,也损害了美元信用的基础,动摇美元霸权的根基。自2020年3月,美元指数一路下行,全年下跌10.5%。2021年迄今又下跌4.5%。

  春江水暖鸭先知。敏锐的华尔街投行们率先发出“美元行将崩溃”的警告,而一些国际学者开始认真讨论“后美元时代”的到来。

  “后美元时代”或许言之过早。但今日之美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百年大变局下国际格局正在加速重塑。伴随疫情危机、经济复苏乏力、种族矛盾、社会撕裂、政治极化等重重矛盾交织,美元霸权气已弱,势已颓,美元体系的黄昏已经悄然来临。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1月19日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份旨在强化欧元地位与金融体系建设的战略文件。文件指出,欧盟对美国政府通过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非法施加域外影响”的政策深感失望,为避免美国金融制裁的影响,维持自身独立性,欧盟需降低对美元的依赖。文件同时警告全球金融市场过度依赖美元,无法缓解金融紧张局势和经济稳定风险。欧盟对美元霸权公开表达不满,宣示其“去美元化”的决心,表明欧盟不想再忍了。

  在美国眼里,欧元问世本身就是对美元霸权的挑战,是动了美国的奶酪,因此美国对欧盟一体化和欧元的警惕与防范从未停止,双方由此展开的角力与恩怨纠葛使欧盟有苦难言,如鲠在喉。

  远的如,欧元甫一诞生,美国即发动科索沃战争,将欧州卷入战乱,导致短短三个月欧元对美元汇率直线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数轮量化宽松迫使欧元被动升值,欧盟出口受到打压。

  2009年美国通过其控制的三大评级机构接连下调降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引爆希腊债务危机,并随即蔓延至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导致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2012年初,标准普尔将法国等9个欧洲国家主权评级下调,债务危机席卷整个欧洲。欧洲从此进入痛苦而漫长的调整期,经济元气大伤,内部纷乱不休,险些导致欧元区解体。

  近些的例子,2018年特朗普政府无视欧盟的反复游说,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同时宣布重启对伊朗全面制裁,并威胁欧洲企业必须停止与伊朗的经贸往来,否则将面临美国制裁。欧盟与伊朗有投资与进口的企业被迫撤出伊朗市场。与此类似的例子,为阻挠欧盟与俄罗斯合作的“北溪2号”的天然气管道项目,美国制裁俄罗斯,同时要求欧洲公司退出“北溪2号”项目,否则将冻结这些企业的美元结算账户,结果“北溪2号”管道工程一波三折,就差最后190公里却至今无法完成。

  美国对欧盟大搞单边主义和美国优先,无理的利益挤压,强硬的贸易争端,霸道的长臂管辖和随意的制裁威胁,使欧盟受够了。美国的单边主义不仅对国际治理和正常的国际经贸往来带来威胁,也对欧洲经济和货币主权敲响了警钟。欧盟也终于看清,如果欧元不另起炉灶,将永远被束缚在别人划定的跑道上。

  2018年8月22日,德国外长撰文呼吁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元的支付体系,以加强“欧洲的自主性”。2018年12月5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朝着欧元更强国际化地位前行》的行动倡议。倡议明确指出,欧盟要在能源、大宗商品、飞机制造等战略性行业更多使用欧元,并计划创建欧元定价的原油基准价格方案。

  此后,欧盟开始打造美元以外的独立支付体系和机制。为避免美国制裁,维持与伊朗的合法贸易,2019年1月,法、德、英三国成立INSTEX(贸易互换支持工具)机制,用于欧盟与伊朗之间药品、医疗器械和农产品贸易。该系统绕开美元和美国金融系统,欧盟进出口商之间无需与伊朗方发生直接的资金结算,而采取“记账”方式,使用欧元结算。2020年8月,比利时、丹麦、芬兰、荷兰、挪威、瑞典等6国宣布加入INSTEX结算机制,该机制进一步扩容。Instex是欧盟摆脱美元控制、增强金融自主性的一种努力。

  在原油贸易领域,欧元区部分国家已经展开“去美元”布局。如土耳其与伊朗开启了黄金交易石油的新法则,土耳其与俄罗斯也达成了类似的交易协议,而欧元区和挪威的原油贸易早已采用欧元结算。同时欧盟准备寻求原油的替代能源,如天然气和氢能等,以减少原油的需求量和交易量而降低美元的使用。

  在外汇储备领域,欧洲央行及德、法、比利时和西班牙等多国中央银行不断增加人民币外汇储备,另一方面欧盟及各国央行也在积极增加黄金储备。最近几年,德国从美联储金库运回黄金743吨,法国央行从美联储手上提取的黄金超600吨,意大利也把近400吨的黄金运回国内。欧盟不少成员国回运黄金,并减少美元储备资产,释放出对美元信用担忧的信号。

  欧盟“去美元化”的努力,正在冲击美元在国际支付体系的独霸地位。据SWIFT数据显示,2020年10月份,37.82%的SWIFT现金转账使用欧元支付,比2019年底上升6个百分点;而美元的支付比例为37.64%,比2019年末下降约4.6个百分点。这是历史上欧元在全球支付的份额首次超过美元。

  欧盟提升欧元国际化、减少对美元依赖的举措,是欧盟坚定寻求强化战略自主的政策主张的一个侧面。欧盟经济体量超过美国三分之二,欧盟进出口以美元结算的比例仍然非常高。www.0680.com!如果欧盟坚定推行“去美元化”,对美元独霸国际支付体系可谓是“釜底抽薪”。

  美元在全球经济金融中的主导地位,使金融制裁成为美国手中的一个“超级特权”,美国由此成为全球发起金融制裁最频繁、执法最严厉的国家。美国基于长臂管辖、二级制裁等霸权和单边原则,滥用国家安全和反恐怖名义,肆意挥舞制裁大棒,打压战略对手、推行强权政治,金融制裁沦为服务美国政治和战略利益的一种工具。

  长期以来,美国对伊朗、委内瑞拉、俄罗斯、古巴等国家持续施加金融制裁,使这些国家对外经贸往来隔绝于美元体系外,经济发展受到沉重打击。

  美国实施金融制裁,受影响的绝不仅限于被制裁国家本身,所有与这些国家有贸易和投资的企业都将受到制裁。美国的“长臂管辖”、“二级制裁”等不合理规定,赋予美国的制裁对境外实体产生法律管辖权,凡与被制裁者(国家、企业或个人)进行金融交易或向其提供金融服务的非美国金融机构,均会受到制裁。这大大增加了全球贸易、金融业的制裁“合规”成本。美国要求加拿大无理扣押华为孟晚舟女士并寻求引渡至美国,就是以华为涉伊朗业务为借口。

  2019年以来,随着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贸易、科技、政治、军事等各方面极限施压,美国将金融制裁的黑手也伸向中国。美国以人权、等为借口,在涉港、涉疆等问题上粗暴干涉我国内部事务,宣布对我国有关人员、企业进行制裁。

  美国将金融制裁政治化、武器化,严重损害其他国家利益,破坏国际经贸体系正常运行,扰乱国际贸易秩序和金融市场稳定,增加了全球经济金融活动的成本。对美元霸权之弊,各国既深感无奈,又如芒在背。

  天下苦美元霸权久矣,但美元体系根深蒂固,撼之殊非易事。但美国任性乖张,终将自毁长城。

  美元作为世界货币,植根于美国经济实力及稳健的财政政策,以及由此保证的全球信用。但美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放任使用量化宽松挽救本国危机,美元发行成为脱缰的野马。2020年美国陷入疫情危机,为刺激濒于崩盘的股市,救助疫情困境中的民众及面临破产的中小企业,避免经济长期衰退,美国实施了数轮疫情纾困和救助计划,财政支出骤然扩张。而美联储推出无限量化宽松配合,开启了史无前例的美元大放水。

  自2019年3月以来,美国已实施4轮财政刺激和经济救助法案,总额达到2.9万亿美元。美国联邦债务创下历史新高。2020财政年度,美国联邦政府支出增加47.3%,达到6.55万亿美元。

  财政赤字激增逾两倍,总额超过3.1万亿美元,赤字占GDP之比跃升至15.2%,已是连续第五年增加,为194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至2020年11月末,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高达27.4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达到134%。8144com今晚开奖

  2020年12月27日晚,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又签署总额约2.3万亿美元的一揽子支出法案,其中包括9000亿美元新冠疫情纾困资金。今年初,拜登还未就职,就提出总额1.9亿美元的“美国拯救计划”,后续还将推出新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美国政府巨额赤字和债务高涨仍在路上。

  为配合财政扩张,美联储启动无限量化宽松,大笔购进美国国债,启动了史无前例的美元大放水。仅2020年3月的一个月内,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就增加了3万亿美元。到2020年底,美联储总资产规模达到7.35亿美元,比上年末扩张3.14万亿美元,其中持有美国财政部发行债券资产4.69亿美元,比上年末增加2.36万亿美元。美国财政新增加的债务,基本由美联储承接了。

  对比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美联储通过四轮量化宽松,总资产规模从2008年的1万亿美元左右到2012年末增加到2.85万亿美元,美联储此番无限量化宽松,用力之猛刷新世人想象。如今,美联储仍然维持每月1200亿美元的购债计划,并承诺货币政策超宽松的基调将长期持续。

  美国疫情的持续反复,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加剧了人们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忧虑,美国债务的急剧膨胀也引发各国投资者对美元的不信任。2020年以来,高盛、摩根等国际投行不断发出美元“崩溃”的警告,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坚定看低美元。2020年6月,他预言未来一两年美元将暴跌35%。他最近表示2021年美元指数仍会下跌15%到20%,理由是经济堪忧及美元的超低利率环境。

  美国的高债务率不仅体现在联邦政府,美国的企业和家庭债务也处于历史高位。美国企业债务总额达 17.5 万亿美元(2020年三季度末),约占GDP的92%,家庭债务总额达到创纪录的13.95万亿美元,约占GDP的73%。随着疫情下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高达1.6万亿美元的学生贷款面临坏账危险,有可能成为引爆新的银行业危机的源头。

  美国债务的膨胀,美元实际的负利率,以及美国疫情蔓延无法遏制、经济大幅下滑,改变了国际资金的流向。联合国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海外企业对美国的投资下降了49%。随着美国国债急速扩张和收益接近零利率,美国玩了几十年的“发债--印钞--美元回流”的庞氏金融游戏能否持续,已经成疑。

  在世界格局巨变的今天,美国经济在全球地位下降已是大势所趋,政治领导力和影响力已大不如前。美国深陷疫情泥潭,经济复苏举步维艰,联邦财政债台高筑,美元价值持续走低,信用基础摇摇欲坠,美元体系的维系靠美国本身已越来越独木难支,美元已经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美元的地位和前景取决于大国博弈中的政策选择。

  中国经济崛起并超越美国已成定局。中国进出口贸易在全球市场份额长期居世界第一,而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市场占比仅约为2%上下,外贸进出口绝大部分以美元结算,中国外汇储备中持有1万亿美元美债。因此,长期以来中国实际上是美元体系最主要的支撑力量。

  欧盟已公开举起“去美元化”大旗,在此之前,深受制裁之痛的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土耳其早已走上完全“去美元化”之路。中国正在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2015年建成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技术上已成熟完善,实现了对全球各时区金融市场的全覆盖,截至2020年末,CIPS系统已吸引1092家参与者,覆盖全球99个国家和地区。

  2020年12月中国陆续签署RCEP协定和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国与东亚、欧洲的经贸联系进一步深化,中国在美国之外的国际经贸合作空间更加巩固。人民币国际化在亚洲面临重大机遇,而中欧两大经济体的合作大大加重了双方“去美元化”的砝码。

  在这样的国际格局下,美元能否继续保持独霸天下的地位,既取决于美国的选择,也取决于与其他大国的合作,中国的选择也至为关键。如果美国不放弃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思维,不选择合作共赢的道路,继续在历史错误的方向上一意孤行,那么美元霸权的崩溃已为时不远。

  “青山遮不住,皆竟东流去。”当今国际政治风云激荡,纵横捭阖,瞬息万变。如果大国博弈紧张态势升级,则美元霸权的倾覆,仅差相关大国的合力一击。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各种“黑天鹅”随时可能出现,美元霸权的崩溃只是时间早晚而已。